2012 走过崎岖高考路 挤过那根“独木桥”

2012 走过崎岖高考路 挤过那根“独木桥”

2012 走过崎岖高考路 挤过那根“独木桥”

2012 走过崎岖高考路 挤过那根“独木桥”

今年的高考已经结束﹐每年一度的高考﹐已经成为中国独特的一道风景﹐近千万考生的数千万家长在中国的众多城市涌上街头﹐护送家庭的唯一希望走进考场﹐并企盼他们的孩子能挤过这根“独木桥”﹐从此改变命运。近几天来高考成为各大媒体和国人热议的话题。

众所周知﹐中国大陆的高考是全世界最激烈,也是最沉重的。虽然填鸭式的学习方式和准备考试的死记硬背足以让考生崩溃﹔但是今年还是有915万高中生在全国7,300多个考点31万个考场参加这场艰辛无比的大学入学考试。

近半学生打点滴 家长杀蛙灭噪声

据BBC报道﹐今年高考期间一批照片在网上传出,显示湖北孝感一中高考班教室内点滴瓶高挂、输液管林立﹔灯火通明的教室里,每张书桌上都堆满了书,学生一边学习一边打点滴,整个教室内点滴瓶超过20个。

然而,高考的担子不仅对孩子沉重﹐家长也痛苦难堪。有的考生家长紧张到突患“声音恐惧症”,有杭州网友在微博中写道,有家长为了不让蛙鸣声打扰考生,毒死了住宅附近池塘中的青蛙。

还有过度敏感的家长,“不许装修、不许鸣笛、不许打牌”,晚上回家连“按马桶冲水按钮的时候都有些内疚”。专家指家长压力无处释放,又不敢跟孩子较劲,只好自己创造条件跟各种想像中的干扰因素抗争。因为他们的孩子奋斗的太辛苦......

埋头苦读 不能放松

18岁的马丽是上海闸北八中高考生﹐父母在1990年代到上海打工。

成绩优秀而又勤劳的马丽,每天上学10个小时,回到家还要多用六个小时来复习。她说:“这样的学习生活很让人急躁,没有多少时间能放松一下。但是我们都是这样,大家互相鼓励。”马丽希望到上海海事大学修读航运物流。她很适合用来描绘中国教育制度之下经常被忽略的一面。

今年高考有一现象值得一提﹕就是参加考试的人数比2008年下跌了超过100万﹔可赴海外留学人数却持续保持20%以上的高速增长,2012年将超43万人。

优等生目标西方名校 富二代不愿拿土文凭

据世界日报报道﹐在今年的高考中,出现了很多弃考者,这些全国各地重点中学的优秀人才,对中国的大学和高考已经提不起兴趣,目标是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的名牌大学﹔而功课并不突出但家中有钱的“富二代”,也不愿意拿土文凭,而是要洋学校撑腰,于是也纷纷到海外求学。

令人始料不及的是,随着留学人数的不断扩大,造假的情况也开始出现,履历造假,成绩造假已经成为西方媒体报导的焦点。

高考作弊 防不胜防

在刚刚过去的高考中,考生在起跑线上的作弊越来越严重。

虽然今年的防作弊措施被称为“史上最严”,除各种严格参考规章﹔只要考生带手机入考场,无论开机与否都视为作弊﹔针对频繁发生的高科技作弊,今年全国94%考场配备了360度监控镜头和电子监测仪器进行考试全过程、无死角监控录像。但是被抓到的作弊还是成百上千,至于成功的作弊和请枪手代考,就难以计算了。

高考成本暴涨 可怜中国父母心

据财讯网报道﹐最近在网上很火的“高考成本变迁示意图”,极大的吸引了国人的眼球。该“示意图”显示,自
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,30年时间里,高考成本暴涨了8万倍。虽然这里有物价上涨的因素,但从5角钱到数万元的高考成本开始,反映的并不仅仅是高考成本的变迁,更有中国人对高考心态的变化。

和成本同时上涨的还有高考录取率,资料显示,上世纪90年代,高考录取率在20%左右,高校扩招之后,大学生早已不是当年的凤毛麟角,今年的高考录取率达到80%以上,大学越来越好考了。可是为什幺高考对一个家庭的精神和物质压力反而越来越大了呢?

“过去总说高考是有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现在虽说这桥已经宽多了,但是一旦没过去那就是没出路,大学毕业都找不到工作,更别提连大学都没考上的。”刘芬兰的焦虑,在中国家长以及考生中已成为快速蔓延的社会病。

难怪有那幺多高考雷人篇﹕有一位母亲在送女儿高考途中被轿车撞飞﹐血泊中催促女儿不要耽误考试﹔另一位母亲因为儿子迟到2分钟﹐给守卫下跪仍不得而入﹔一位考生因晚交卷2分钟而跪求老师开恩﹔更有一位考生觉得没考好而轻生自杀......

上一篇: 下一篇: